但如果太浓郁那股子参杂着的味道其实并不是太

金誉彩票登录 2018-08-15 07:11 阅读()
    果然,大佬都是迟到的,随着范旭东的到来,陆陆续续的一帮大佬才逐渐登场,有开办这个时代稀缺之物钢厂的,有开烟厂的,有开面粉厂的,也有和纪老板一样棉纱厂的,让刘浪惊讶的是,竟然还有一位是开橡胶厂的。
 
    其实,民国的经济并不像刘浪想象的那样糟糕,自1925年以来,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大幅度增长,而且是持续性增长。这还只是在北平,像上海那样的商业之都,原本稀罕的橡胶厂到了三十年代,已经足有十来家了。
 
    中国工业只是到了1937年因为和日军大战,才彻底一蹶不振重新跌落回二十年代的水平。
 
    直到确定再没人来,所有人坐定,刘浪这才也坐回酒桌上,给他安排的位置,正是以范旭东为首的一帮开办工厂大佬们所坐的桌子。
 
    除了添为主人的纪老板在这一桌相陪,顶着抗日英雄头衔的刘浪也勉强够资格了,至于说上校这个军衔,尚不足与和这帮巨富们相提并论。
 
    家资丰厚的他们,那个不和镇守一方的将军们关系密切?不密切的,恐怕早就没资格坐这里了。
 
    这边还有位重要客人没有赶到,自然只能先等着。那边的流水席已经开始上菜了,头一波数千人已经落座。根本就没搞传统上的八大碗八碟,刘浪的要求上的菜,就是一个字----足,分量足,油水足。
 
    不光是烧鸡、烧鹅、酱汁儿大肘子、鲜肉丸子、炖大鱼。。。。。浓郁的香味儿弥漫在宽阔的场地上直往人们鼻子里钻,就那份儿油晃晃都让人食欲极足。
 
    除了菜,还有酒。
 
    本来以刘浪的想法,既然要喝酒,自然是要上白酒。这个时代的酒刘浪不是很懂,但总还记得北平历史悠久二锅头。刘浪脱口而出的“红星二锅头”着实让几大酒楼的负责人愣了好一阵子。
 
    二锅头又称二雷子这谁都知道,不过这“红星二锅头”又从何而来?刘浪这才想起红星二锅头是共和国建国后才成立的酒厂,这会儿红星们还在根据地和光头校长们就生存的问题艰苦奋斗呢!
 
    听说刘浪要上二锅头,负责人们才想起纪老板这位姑爷是南方人,恐怕还不知道北平这边喝酒的习惯。
 
    二锅头固然是不错的白酒,但那可和高档沾不上边儿,那是底层小老百姓们喝的。在北平,喝酒要上档次,那得喝黄酒。
 
    豪富名门待客,向来必须是绍兴黄酒。纪府请客,菜肴已经不算精致了,这酒必须不能再省了,免得让人看笑话。
 
    于是乎,一坛坛绍兴黄酒也被摆在桌上,数百坛绍兴老黄酒一打开,那醉人的酒香亦是浓郁得让人闻闻都快醉了。
 
    刘浪今天请的,还不光是临时居住点的承德百姓们,凡是因为日寇侵占东三省和热河从北方逃难过来的民众,都可以在今天来此大吃一天。
 
    可以说,除了尚还呆在临时居住点的近三万承德全城百姓,收到消息携家带口赶来的衣衫褴褛的难民们也足足有三四万,为此,北平警察局还专门派了数百名军警来此帮忙维持秩序。
 
    这第一批上桌的,正是由北方逃难过来的难民们。
 
    许久都没吃过饱饭的他们,许久都没见过这等美食,那里还按捺得住,纷纷开怀大嚼。
 
    所有人就一个动作,吃,埋头大吃。因为吃得太投入,竟然几千人都没有太大的喧闹声,甚至,有些诡异的安静。
 
    浓郁的酒香和肉香弥漫全场。
 
    刺激得已经落座坐好的巨商们都忍不住探头朝百米之外数千人热火朝天大快朵颐的场面看去。
 
    “诸位,都是用过早饭才过来的吧!”范旭东突然笑着问了一句。
 
    一桌子富商们虽然不知道范旭东想干什么,但自然不会觉得范大老板会意有所指,皆笑着点头称是。
 
    “既然大家腹中不空,也不必干坐于此,纪兄,不知我等能不能去那边看看客人们吃得什么,竟然让他们吃得如此香甜?”范旭东笑着问陪坐于一旁的纪老板道。
 
    既然是范大老板说话,纪连荣那会反对,更何况请这承德百姓和逃难而来的东北老乡吃饭也是一项善举,谁听说了不冲他范大老板竖个大拇指?
 
    刘浪当即站起离席,肃手相请,一派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
 
    再不快点儿,这帮老板们不去了怎么办?
 
    旁边桌上坐着还在踌躇着怎么组织语言的范子冉目瞪口呆,怎么个故事?我还没开口呢,故事怎么就往下进行了?
 
    没错儿,如果范旭东不提去看流水席那边的百姓,范大公子也要照着刘浪的吩咐提议来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就让他那位伯父亲口给提出来了。
 
    大老板们起身离开,小老板们不管想不想去,也得跟上。
 
    三十多人的队伍就跟着刘浪,来到了规模宏大的流水席区域。
 
    这酒肉啊!你闻一点儿,觉得是香味儿扑鼻,但如果太浓郁,那股子参杂着的味道其实并不是太好。
 
    尤其是对这帮平素锦衣玉食惯了的老板们来说,吃菜不仅讲究的是个味儿,还要色和香,浓郁的酒肉混合味道让不少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尤其是看着那些让人看了都有些腻味的大鱼大肉,不少老板在心里都暗暗祈祷纪老板千万别如此恶俗,给他们也都上这些大荤,满眼的油晃晃,看着都饱了。
 
    “老哥,今天的饭菜味道如何?”范旭东面色不变,笑眯眯的问和自己靠的最近,正拿着一个鸡腿喂自己身边小孙子的一位五十许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
 
    老者扭头一看,一大帮子穿着讲究的人都看着自己,心里不由一慌,手一抖,油晃晃的肥鸡腿掉到了地上,刚猛啃了一口鸡腿不过四五岁的小男孩儿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苦娃乖,不哭,爷给你捡起来。”老者也顾不得被一帮大人物盯着,一边安慰着嚎啕大哭的孙儿,一边俯身捡起鸡腿,用脏乎乎的袖子擦了两下,就又准备往孩子嘴里塞。
 
    “老哥,鸡腿脏了,娃娃吃了要闹肚子的。”范旭东摇摇头,伸手接过鸡腿,细心的拿出手绢在鸡腿沾染的灰尘处撕下一大片肉,然后再把鸡腿递给泪眼汪汪一直盯着自己手里鸡腿的小男孩儿。
 
    刚想把这片沾染灰尘的鸡腿肉甩掉,范旭东却发现老者双眼一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刚想发问,老者用力吞了口唾液:“老爷,别扔,娃儿不能吃,我可以吃。”
 
    所有人一阵沉默。
 
    在场的人都是老江湖,他们那里不知道老者的意思,他是舍不得这块鸡肉被白白扔掉,哪怕是块脏了的鸡肉。
 
    范旭东呆了呆,眼里闪过一丝忧伤,脸上却是绽出一丝笑容,道:“老哥若是饿了,桌上尚有美食,这片鸡肉那就归我了吧!”说完,将肉块丢进自己嘴里咀嚼起来并一口吞下,“这样,老哥就不会说范某浪费粮食了吧!”
 
    “这,这。。。。。。”老者被范旭东这个举动弄得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
 
    看他那个窘迫的模样,甚至有差点儿给范旭东跪下的意思。
 
    “老哥,能给我们说说你们一家几口,又从何而来吗?”范旭东却是主动伸手扶住老者的手,温和的问道。
 
    “老哥,不要再说了。今天那,你就放开肚皮吃,吃上一天,不过注意小娃娃别太贪嘴把肚皮撑坏了。”范旭东脸上闪过一丝哀伤,拍拍老者的手安慰道。
 
    直到老者千恩万谢坐在桌边继续开始吃饭,范旭东默然扫视着规模宏大的流水席,满眼望去,坐的全是衣衫褴褛的百姓,而不远处等着吃下一拨黑压压的人群,也全是粗布衣裳。
 
    蔚然一叹,范旭东抬脚离开。
 
    谁钱多谁是老大,一众富商自然以范大老板唯首是瞻,见他离开,自然巴不得早点儿离开这个酒香肉香混合在一起显得空气有些浑浊地方。
 
    看着这一幕,一直陪在后面的刘浪目光闪动,貌似有门儿。
 
    果然,离开此地的范旭东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刘浪,“听说请北归的民众吃流水席的事儿是刘团长一手促成的?”
 
    “是,承德全城百姓随我军一路北返不愿成亡国奴,我定亲时不请他们吃上一顿,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刘浪很诚实地回答道。
 
    “嗯,刘团长有心了。”范旭东点点头,眼里满是赞许。
 
    “可是,刘团长有没有想过,这些百姓们缺的不是一顿饭,而是安居乐业。”范旭东又道。
 
    刘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只要你范大老板这样问了,那这事儿百分百成了。